Group 1

盘古大帝

Lyrics: James Zainaldin and Kaiwen Li                 Song: George Huang and Shuangzhou Liu

Bass: Rex Fung       Vocal: Shuangzhou Liu          MV: James Zainaldin and Kaiwen Li

古往今

文、翟牧泗

        盘古的故事在中国耳熟能详,可是,大多人可能都认为盘古的故事只是个神话传说罢了。即便如此,这并不意味着古神话在今天这个时代有它的价,相反,它还是可以很大的示。一方面,古神的好奇心使我们对国历史多加思考,另一方面,故事的容敦促我改善自己的生活。下面我们会从这两个方面出发,来介绍《古大帝》这首歌的含

        众所周知,古的故事是中国古代民间的创世神话之一。这个故事世代相传,闻名远近,就好比中国文化史上的一颗明珠。然而,如果我都曲解了古故事的原意得怎么办?家其早就研究盘古神起、意。可能令人惊讶结论就是,这个故事不能明是造了天地,也未必真的源于古代中这两个论点听起来固然很有争议性,理由却十分充分。盘古开天的记载最早见于三国时期吴国徐整所著的《三五历纪》。然此书已不存在,但是古的段故事却流传甚广。

        此不看出,古的故事在中国历史上直到相对晚近才出。周朝以及秦汉时期已存在似的神,即使我们推测早在徐整的时代,古神话就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这个故事不是中最早的世神。有认为,盘古的神很可能是通过与印度或者中文化的交流而到中国的,然而,也有其他认为盘古是苗族的传统图腾[1] 至于故事的容,大多人都认为盘古独自承担了辟天地的任,因为盘古的身子每天增长一丈的同时,天也每天升高一丈,地也会每天加厚一丈。可是某者指出,和盘古有关的最初的文本并未将创世的功劳归古,因为故事只是描述了辟天地和古出生这两个不同的事件。[2]论盘古神是否缘于中这个故事的吸引力是不可否的。自古至今,这个故事都被中读者深深喜爱,如今在中国文化中也有着以取代的地位。

        古代中的信仰与现代甚为不同,那么难道古神的价值只存在于其历史意义中吗?这个观点我们恐怕不敢苟同。多现代人之所以仍能赏盘古的故事是因为其内为丰富——说盘古的故事现代生活格格不入,不如们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榜。为何如此呢?首先,古出于混沌管如此,他契而不舍,成为了一个勇敢的开拓者。言之,在困境中他从未放弃;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好好向学习。其次,一日九变,破茧成蝶一般,神于天,圣于地提醒我们应该对自己的生活多加反思,不断提升自己,充实自己的生活。最后,古临死前像仁慈的父亲一样为万物生灵付出了一切,牲了自己。古的无私鼓励着我们多做慈善,防止人过于沉醉于自己的成就,看不见他人。由此可见,盘古创世神话至今仍然拥有着极具价的内涵。

        事上,古的故事非但没有过时,而且仍在为人们鼓,去勇敢面生活中的挑。今天,在中国的某一座城市中,一普通人开始意识到古的故事的价值……

        潘谷下班之后走到了平日等车的巴士站。过多久,挤满了人的巴士就停在了潘谷的前方。巴士就像一个香烟盒,每个乘客就是盒子里边儿的烟,每一根都的烟紧紧地挨在一起,每根烟也都被盒子紧紧地裹住。潘谷能这个巴士简直就是打破了引力定律。可是对于的潘谷而言,能挤上高峰时间的公交已不是挑,现在他不用多想就能最高效地这个巴士。

        半之后,潘谷于走进了了解,他坐上沙,打开电视开始看脱口秀。过几分,他忽然感到房间居然。于是,他把空了。空吹出的精兵迅速占热气军的地,房不到几分就凉快了起来。

        可是看着电视的潘谷毫无表情。他心里有一丝不安,想了想每天庸常生活中的自己:每天早晚都要挤公交上班下班,然后回家看电视,新的一天就又过去了然早已习惯,可也就是因为太习惯了才把问题压了下去。坐在沙上吹着冷的潘谷,然颇为惬意,似乎没什么可抱怨的,可是一旦开始认真反思自己,就开始得似乎少了些什么。活到现在,自己到底有什么成就,又实现了当初的梦想吗?

        “呢?

        他想到,今年他已经三十三了,却个单身狗。周围同的同、同事都已结婚生子。其来说这并不是最大的问题他最受打的是小孩子们居然都已经开始叫他叔叔了。这时,潘谷有些望。他感每天都匆匆碌碌,却一事无成。

        “唉,怎么办呢?

        想到小孩,潘谷也不禁回想起自己的童年。他仿佛回到了小室,回到了学习盘天那一课的课堂。他还记得,他了那故事之后异常感,因为盘古是从虚无中创造出了整个世界。古的意志是那坚韧强,精神是那注,体魄是那样的强健,人格是那样的无私。想到这些,现在坐在自家客厅里的潘谷不禁对自己说:我人的努力,不就是天辟地的故事

        此刻,潘谷感到精力无比充沛。他意到人生处处峰回路转,时时可能柳暗花明,困中也有机,所以他绝对不能放弃!潘谷决定重新开始他的斗。他站了起,关掉了电视。他已不是之前那面无表情、心情低落的潘谷。低谷中的他,在想到了古的故事之后,下定决心要继续努力,他要打开了自己的野,凭借不服的毅力,走出困境。

        从现实,我能悟出一道理:古不同的身体部位化成了山、水、太、月亮,也就明我的世界、生活中都有古的痕迹。那,多元化的古也就会以不同的形式出在我们的生活里。古是人了解中国历文化的一个切入口,同时也是生活中的榜。真正的古无不在!

 

[1] 参看 A. Birrell, Chinese Mythology (Johns Hopkins UP 1993), 30–31; Wu Xiaodong, “The Rhinoceros Totem and Pangu Myth: An Exploration of the Archetype of Pangu”, Oral Tradition 16.2 (2001).

[2] 参看 Wu Xiaodong, “Pangu and the Origin of the Universe”, in China’s Creation and Origin Myths, ed. M. Schipper et al. (Brill 2011), 163–5.

 

 

Introduction of the Authors and the Composer 作者及作曲家简介

James Zainaldin

Hello! My name is James, and I’m a Lecturer in the Department of the Classics at Harvard, where I also received my Ph.D (2020). My research and teaching focus on the scientific, technical, and philosophical traditions of Greek and Roman antiquity. I also am interested in Chinese culture and history. In my free time I enjoy books and nature.

Kaiwen Li

Hi! My name is Kaiwen and I'm a senior studying History. At school I've been involved with Harvard Radio Broadcasting and the Quincy Grille. In my free time I like to take walks and listen to music.

George Huang

George Huang is currently a music producer and the band leader of the Boston You & Me Music. He has been playing guitar for more than 30 years. He was the winner of the Taiwanese five-lights prize, similar to American Idol and The Voice of China, from 1994-1995. He won the first prize in the Yamaha rock and roll music competition in 1993. He was also the songwriter for Kim Cassidy’s Album, Slow boat to Taiwan,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