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南宋初书信社交网络的思考:李永琴讲座纪要

N/A

 

李殷

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哈佛大学CBDB项目访问学者

20171214日,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四川大学博士研究生李永琴为“中国历代人物传记资料库”(CBDB)项目成员报告了关于南宋初书信社交网络的相关思考。

  如何构建书信与社交网络的关系,一直是报告人关心的话题。首先,她介绍了书信作为一种史料在南宋初期的存留情况。“碎化”与“片段性”成为影响进一步挖掘历史内涵的障碍。鉴于此类问题,她将书信文献分成两种类型,其一为礼仪性、程式化的重复文本,如较为典型的实用性文体代表之一的婚仪,以及书信中的问候、祝颂语等;其二则为叙事性较强、可以折射部分历史信息的实用性书信,如求官书仪与请托书仪等。同时,报告人也指出第二类文献在历史研究中存在诸如书信中的简称导致人物关系模糊、由于缺乏相关背景知识导致事件本末梳理不清等实际问题。

  如何在有温度的情感表达和存留的只言片语中寻求一种平衡,进而理解相对真实的历史情境,并最终开展深入的历史研究,一直是报告人持续思考的问题。作为一种关系型数据库,CBDB中广泛而丰富地人物关系与相关脉络为我们寻找并分析历史事件与人际网络提供了良好的素材,尽力将书信还原到当时的历史情境与场域中进行解读与阐释,是报告人努力的一个主要方向。
  接着,李永琴就上述问题展开具体讨论。首先是如何处理或者利用占有大量篇幅的礼仪性与程式化的文本。比较关键的两个个案:高宗即位诏书中如何处理张邦昌以及秦桧时期的文字狱现象。有关此种事件的相关记载,不同文本的历史书写表现得十分微妙,皇帝的态度、官僚的层级无不影响着看似坚不可摧的范式本身。其次,报告人开始聚焦于社交网络的建构。她强调从个人角度出发的交游与唱和跟群体的社交网络是两个不同的层级——前者偏重个人文化活动,后者则倾向社会机制的反映。
  CBDB提供了社会网络的个体与群体的多元呈现,借助包弼德老师关于金华士人群体研究的启发,永琴则从宋末元初的士人代表人物王柏(1197-1274)入手。通过着眼于学术关系与时间阶段,不断缩小辐射范围可以最终产生以王柏为中心的个人交友圈。然而从中引出的问题是,如何把个人有温度的书信往来和整个社会群体的社交网络结构整合在一起呢?这依然值得深思,继续探索。
  报告人最后又提出了两个值得讨论的话题:一是目前关注的对象是南宋初期四川地区官僚士人个体的书信网络。比较鲜明的特点表现为,个体川籍士人的社交网络主要分布在中央与四川两个区域,其中官僚关系与亲属关系是两个构成因素。而是否将研究范围扩大至整个南宋地区,考察不同个体书信的网络特征,他们是否同样集中在任官辖域,并呈现沟通中央的必要规律性?或是其他地域的书信网络表现出繁星分布的多元特点?这些都有待对文献进行更多分析与解读。二则书信作为一种途径或者载体,其传播的路径与方式是否值得探讨?作为物质文化背后的制度依据,流动的层级沟通所反映的信息应该作为背景来理解,还是内容来研究,同样是实际研究操作中需要考虑的一个面向。

  最后,CBDB项目成员就永琴同学的报告展开了热烈讨论。笔者整合了关键信息如下:
  一、问题意识的挖掘。书信作为一种文本,它所呈现的历史信息是一个独立的现象?还是不同文献就同一问题呈现出复杂的面向?对书信文本所折射的历史信息进行有效分类,可以帮助建立问题导向。
  二、切入角度的层次。书信与社交网络两者间关系如何衡量,如何界定,如何展开?研究的主旨立足何处?书信所见社交网络与社交网络作为独立的研究个体是两个不同的维度,值得进一步反思研究脉络。
  三、书信的格式与内容之间关系的探索。充分结合历史的具体情境与范式本身的应用范围,可以反映南宋时代官场书写的政治意涵。同时,社交网络作为一种功能的投射,因政治形势所造成的变化,网络本身前后的不变反映的原因与问题也值得关注。
  四、比较史学的概念思考。如文艺复兴时代社交网络与书籍收藏之关系是一个可以借鉴的例子,网络的功效达到了怎样的程度?不同网络之间的特殊性与普遍性又表现在哪些方面?宏观思考与具体研究之间如何呈现,都有待进一步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