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網絡分析

社會網路分析(Social network analysis, SNA)是歷史學家斯通(Lawrence Stone)關於群體傳記學方法論討論的例子之一。如同學者Charles Wetherell所述,

「個人關係組成之集合體的概念化,提供歷史學家評估古人於何時、如何,及為何利用親族與非親族關係。社會網路關係分析家發現,人們須從不同的社會關係中、不同的人身上,尋求情緒上與經濟上的支持。因此,僅研究人們如何於危機時刻利用親族關係已不足夠;相反地,歷史學的研究必須涵蓋過去人們如何為不同目的而利用親族與朋友關係,以及此一利用關係的優勢與限制。事實上,社會網路關係做為一種研究方法不僅有助於此一論辯,更幫助歷史學家達到梯利(Charles Tilly)所提出的挑戰:將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與大規模的社會變遷作有意義的連結。」

(Charles Wetherell, “Historical Social Network Analysis,”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Social History 43 (1998), Supplement.)

Access版本的社會網絡分析可以從CBDB導出數據,然後在免費軟件Pajek裡進行可視化和分析。使用辦法見Pajek用戶手冊和書籍Exploratory Social Network Analysis with Pajek(有中文譯本)。如果需要更強大的功能,社會網絡數據也可以在UCInet進行分析。

舉例而言,以下為由453人與新儒家朱熹來往的2717封信中歸納出的社會網路關係:

set of 2717 letters by 453 persons sent from and to leading Neo-Confucians of Zhu Xi’s generation

若將範圍限縮為與資料庫中兩人以上通信者的社會關係,則為下圖:

 refined to show only those who corresponded with at least two people in the dataset

下圖以結點顯示各人所寫的信件數:

 node size can reflect the relative number of letters written by an individual

下圖顯示不同人之間的通信數:

 The tie can reflect the number of letter between individuals.

 

下圖以Pajek畫出社會網路關係:

  In Pajek the kind or number of ties between persons can be labeled.

不同時期的地方社會關係網路比較:

下圖為福建莆田於1050至1100年間取得進士學位者的社會網路關係:

 the Components of the Network of First-order kinship relations in Putian, Fujian for men who obtained the jinshi degree between

下圖為福建莆田於1200至1250年間取得進士學位者的社會網路關係:

 the Components of the Network of First-order kinship relations in Putian, Fujian for men who obtained the jinshi degree between

社會關係網路分析亦可與地理資訊系統結合。下圖 (由Adam Mitchell與Darius Li製作) 結合資料庫中人物居住地之密度分析與該些地方人物社會關係網路之密度分析。

Population Density of Biographical Persons in CBDB